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访谈频道 >> 本网专稿

刘常忠:中国攀岩商化"布道者"

         刘常忠,男,江西省高安市太阳镇人,1978年出生,1996年开始练习攀岩。中国国家攀岩队前任队长,"国家级运动健将",是我国首批国家攀岩职业资格培训师,首批国家攀岩职业资格考评员,首批国家级定线员,洲际实习定线员。退役后,刘常忠先后在苏州、成都、深圳等城市创办了"刘常忠攀岩学校"和攀岩基地,致力于国内青少年攀岩人才的培育事业。2002年获"中国攀岩第一人"称号,2012年著攀岩教材《岩之有道》。

      刘常忠作为一名攀岩职业选手,他获得过全国攀岩锦标赛等赛事的全国冠军20多次,2002年首个完成阳朔大榕树三号线5.13C难度,被称为"中国攀岩第一人";作为一位攀岩老师,他把自己摸索出的攀岩方法传授给更多爱好者,他培训的很多学员已经成为国家青年队的主力;作为第一个转型为商人的职业攀岩选手,他创办的攀岩馆目前在杭州、苏州、成都等地都大受欢迎。

      刘常忠开心地表示:"我是因为想锻炼开始玩攀岩,但是现在却因为这是一项好玩的活动才把它当成终身的职业。而我人生最开心的事是保持初心,坚持把一件事做到极致。"

      现在刘常忠致力于做一个攀岩的"布道者"。因为在他看来,近几年,虽然攀岩已经被更多人接受,但是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攀岩仍是"危险"、"死亡"的代名词,"我现在的想法就是让更多人了解攀岩,解除他们对攀岩的误解。"刘常忠解释,攀岩集旅行、休闲、娱乐、运动、健身于一体,可以教会一个人认识大自然,反思自身,感受生活的乐趣。

      1996年,18岁的刘常忠与攀岩结下了不解之缘。当时,攀岩还是个冷门项目,与多数追崇力量和速度体现的热门项目相比,攀岩被人视为危险运动,很难被中国大众接受。可想而知,这个时期的攀岩缺少场地,没人指导,很少被人关注,得不到社会帮助,没有经济支撑。

      把"无心插柳柳成荫"用来形容他的攀岩之路的起步或许再合适不过。

      当时,刘常忠就读于南方工业学校(江西赣州)地质专业,从一年级第二学期开始接触攀岩,他身体的先天素质很好,力量、柔韧性、身高体重比都非常理想。因此,教练丁承亮问其想不想加入校队练攀岩,给出的条件--可以参加全国比赛。刘常忠以前从没听过攀岩运动,也不相信可以参加全国比赛,"在那时候,攀岩都算不上运动,远不如散打功夫等受关注度高,但我觉得加入校队很光荣,而且又能锻炼身体加学分。"刘常忠笑着解释。和刘常忠一样,因为好奇和校队的光环,成为丁承亮攀岩队的队员并不少,但这个"好奇"还是超出了大家的想象。丁承亮教练经常采用魔鬼式训练,长期高负荷的体能训练让大家叫苦连天。半年过后,有的队员经受不住训练的苦,有的队员对攀岩的未来没有信心,有的队员抵抗不住父母的反对,还有的扛不住对家的思念,无法坚持暑假的训练,接连退出攀岩队。但刘常忠却咬牙坚持了下来。虽然他原本也是打算回家过暑假的,但阴差阳错,上天似乎有意成就他与攀岩的这段"缘"。第二学期期末考试,刘常忠有一门功课挂科不及格,因为害怕父亲责备,他干脆一咬牙继续留校练习攀岩。而就是通过这次强化集中训练,刘常忠拥有了扎实的攀岩基础,开始了他之前以为不可能会参加的全国比赛。

      攀岩届的一匹黑马

      1996年9月,参加攀岩训练仅8个月的刘常忠参加河南辉县"百泉杯"全国攀岩锦标赛,这匹"黑马"战胜很多前辈并获得比赛第二名。决赛中,他用7秒的时间完成76米的自然岩壁攀登,因为整个过程都是赤脚攀登,被圈内誉为"赤脚大仙"。

      1997年,刘常忠参加"郎酒杯"全国邀请赛再次获得第二名。对于刚出道的攀登者,这是不错的成绩,但心高的刘常忠却不满足于"老二"的位置。因为这些"第二",刘常忠开始真正关注攀岩,"我在失败的过程中才去了解和关注这个运动,为什么我这么努力却拿不到第一?我开始真正思考攀岩对我的意义。"刘常忠开始反思,从以前只是机械地接受指挥训练,转变为开始主动思考训练方式和效果,刻苦训练,挖掘出攀岩的更多乐趣。在这个探索的阶段,刘常忠认识到攀岩除了是一项运动,还需要心态、方法、身体柔韧性、良好的体能等配合,并不是光有力气就可以做好。

      1998年的全国攀岩锦标赛在人工岩壁举行。面对强劲的香港竞争选手,刘常忠第一次攀爬天花板"屋檐"造型,在"屋檐"底下,很多人认为刘常忠马上脱落的瞬间,他做了一个空中换手动作,获得比赛第三名,让现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千年老二"圆"冠军"梦

      回忆中,刘常忠幽默地表示:"好像就是从'千年老二'开始,我真正喜欢上'岩壁上的芭蕾'--攀岩。"因为这份喜欢,刘常忠放弃了铁饭碗。1999年,刘常忠四年中专毕业。当时,刘常忠所在的学校属于国家部属级重点中专,包分配。云南个旧铜矿、甘肃酒泉、小学老师,当时很多人渴望的铁饭碗,刘常忠一一放弃,而是选择追梦。1999年,刘常忠只身来到上海进入上海恒毅攀岩馆,同年代表上海恒毅攀岩馆参加全国精英赛(福建连城),第一次获得个人全国冠军。因为这份喜欢,刘常忠不满足于在上海的止步不前。他在认清上海攀岩刚起步,对自己的水平提高没有帮助的现实后,毅然离开上海,进行恢复训练。也因为对这份喜欢的执着,刘常忠终于如愿以偿。2002年,刘常忠甩掉了"千年老二"的标签,获得了全国锦标赛总冠军,成为中国首个完成阳朔大榕树三号线5.13C难度,被称为"中国攀岩第一人"。这也成为刘常忠最难忘的一个奖项。

      阳朔亦成为刘常忠心中抹不去的记忆。阳朔位于广西北部,属于南方典型的喀斯特地貌,资深岩友评论其:"站在阳朔的任何位置朝任意方向望去都能看到可以攀岩的地方。"2001年,刘常忠和朋友来到这片岩友天堂,住在西街附近。这座美丽的小镇,绿水绕着青山转。刘常忠和岩友外出白天攀岩,晚上10点左右就聚在西街,喝酒吃肉,交流一天的攀岩趣事,"这种感觉很棒,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攀登者一同畅谈经历,喝酒吃肉搞怪,人生的乐趣尽在于此。"刘常忠开心地分享。

      2005年至2006年,刘常忠的攀岩事业到达顶峰。

      2005年,10月上海世界杯中,刘常忠获得第八名,实现中国难度攀岩历史性突破,同年12月,泰国首届亚洲室内运动会中,刘常忠获得第二名的成绩。

      2006年,刘常忠获得FM代言赞助,成为国内第一个获得代言赞助的攀岩选手,这一年3月,刘常忠参加香港公开赛,战胜其他国家选手成为第一;2006年5月在第三届体育大会中,刘常忠ONSAIGH5.13b路线(Onsight:指的是第一次攀爬并完成这条线路),轻松获得冠军。随后在全国锦标赛复赛中,刘常忠以初赛第一名的身份进入决赛,最终获得第二名。对于这样的成绩,刘常忠很谦虚地表示:"我很幸运,一直没有放弃,人生中,挫折和困难都难以避免,如果没有这个历练的过程,就算有再好的机会,我也可能把握不住。"然而,这一年5月底的一场比赛中,忙碌于多场赛事的刘常忠身心疲惫,输掉了比赛,并且导致手臂受伤。再加上攀岩行业经过几年的发展,还是没能被大众接受,刘常忠陷入了迷茫。身体上的疲惫加上内心的迷茫,刘常忠选择暂时停下了脚步,进入上海体育学院深造学习。但是固执的刘常忠却仍无法说服自己放下攀岩,他决定再突破一次。"我要么不选择,选择了就要做好,坚持到底,这种'坚持'并不是苦苦的支撑--苦逼自己,而是信念。2007年,我计划成为中国第一个完成5.14的选手。"同时,这一年,他被重召回国家队。

      重新出发的刘常忠全心扑在训练上,异常刻苦努力,但是效果却不明显。刘常忠心里很急,训练也随之加强,但是没有规划的疯狂训练却使自己伤病缠身。刘常忠迎来了攀岩生涯的低谷期,虽然获得了全国锦标赛冠军,但对于他来说,意义不大。这时候,他逐渐认清一个很难接受的事实,"欲速则不达,我的身体体能和攀岩水平很难再回到2005年和2006年的状态。"对于一个一直想参加比赛,又不能比赛的人来说,这是一种巨大的痛苦。这种状态下,他学习了更加珍惜每一次能参加的机会。

      同时这一年,刘常忠有了新的责任。他回忆道:"这一年我成家了,孩子马上出生,家庭需要照顾。"他真正冷静下来思考,攀岩是否还要继续?攀登者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环境?运动员成长路径应该是怎样的?摆在他面前的选择有三个:当时,他还是上海体院的本科生,继续深造再读研究生或许可以留校做老师;选择朋友帮助,另求他路;选择创业。

      刘常忠选择了最后一个,仍然追随攀岩的脚步,随着它的发展过程定位自己的角色。在攀岩选手缺乏时练习攀岩,在攀岩渐为人知却不知如何接近时传授攀岩技术,在攀岩被更多人向往时创造了场地。

      最酷的决定转型攀岩的"布道者"

      2008年,从低谷走出来的刘常忠做出一个决定--创办攀岩学校,"我觉得这是我人生中最酷的一个决定,很多有这个想法的人条件比我好,但将这个想法付诸行动并真正实现的人,我是第一个!"

      此后,刘常忠逐渐减少参加比赛的次数,同时停修学业,开始经营以他名字命名的"刘常忠攀岩学校",这是中国第一个攀岩学校。刘常忠的角色开始转变为教练和经营者,但这并不容易,转型阵痛期超出了他的认知。

      首先,当一个老师并不会比做一个职业攀岩者简单。学校的前身是培训班,第一期学员只有8个,且多数是刘常忠的朋友,动作实力派风格的他更多地使用专业运动员的方式来教他们,后来被证明这并没有什么效果。现在想想,他自己也笑了,说:"练和教真的是两回事,一个很简单的动作,有的孩子不用怎么教就会,有的孩子怎么教都不会,我也头疼了很久。"他开始第一次思考:为什么他们学不会?攀岩有哪些技术?我会哪些技术?怎么教他们?先教什么?后教什么?一个个棘手的学员不断印证了刘常忠对于教学的认知和尝试,他对自己的教学有信心了。

      同时,他的名气慢慢被传播出去,他开始被邀请到其他城市培训。几期培训班结束后,在对外宣传中,培训班被替换为"刘常忠攀岩学校",但这个学校只是一个称号,"'俱乐部'具商业意义,'学校'更有厚重感,'学校'寄予我更高的厚望,我们期望能培养杰出的攀岩人才。"自2008年第一期全国青少年寒假训练营以来,"刘常忠攀岩学校"连续举办5期全国青少年暑期训练营,所属的学员,大多都是全国青年锦标赛各组别前三名的选手,也是未来竞技攀岩的主力军。

      基于此,2009年,刘常忠拥有了自己第一家攀岩馆--杭州五环先锋刘常忠攀岩馆。随后刘常忠相继在苏州、深圳、成都等多个城市创办了攀岩馆。

      在这个过程中,刘常忠积累了宝贵的教学财富。当时,国内攀岩书籍多以心得为主,缺乏技术类教材,"我开始整理我的攀岩心得,研究攀岩技术体系。国内攀岩教学很多方法都是我们首创的,以及我们对于攀岩的定义,名词的解释。"2012年,刘常忠撰写中国第一本攀岩教材《岩之有道:刘常忠教攀岩》,以图文并茂的形式细述攀岩的形式、训练方式和攀岩之道。"入门级的教材,介绍非常详细。图文并茂,非常有帮助。"看过的读者这样评价道。

      作为老师,刘常忠有专业基础,但是转变为经营者,对于刘常忠,则是一项新鲜的体验,此前没有半点基础。项目评估、招聘员工、公司管理、绩效考核……经营公司需要做的事就像一座座大山摆在刘常忠面前,"从零开始"说的就是他当时的状态,回忆过往,刘常忠自己也不忍叹道:"当时,员工手册都是我自己一笔一划写出来的,LOGO设计也自己搞定。"

      其中,最难的就是如何让员工认同并实现他制定的目标。"目标和计划都很好,但到执行层面就很难做到。"困惑中,他试过阅读管理学和成功学之类的书,但他发现书上提到的案例都是在特定的环境中有条件的产生的,很难复制。于是刘常忠拿出练攀岩的韧劲,与朋友交流学习,但更多地是靠自己摸索。慢慢地,刘常忠在积累了一定经验之后,学会管理、市场分析以及市场销售等技能。

      而今,踏入攀岩20年的刘常忠终于迎来了攀岩运动的快速发展时期,攀岩运动正被更多人接受和喜欢,刘常忠兴奋地介绍:"前几天,有个家长还咨询我,问我他家三岁的小孩能不能学攀岩。攀岩运动的发展才刚刚开始,未来,攀岩会逐渐成为一个和羽毛球没什么区别的全民运动。"电话那头,传来刘常忠爽朗的笑声。

      对于未来,刘常忠表示将坚持做攀岩馆、做青少年教育,让攀岩学校培养更多杰出的攀岩竞技人才。"曾经,我们希望自己快速发展和壮大,那是为了满足虚荣心。我希望我们的攀岩学校不是叫一年,而是叫一百年。我们不需要太快发展,开心、被人认可最重要!"    (通讯员 刘德禄 刘雪芳)

    刘常忠在攀岩

    刘常忠在攀岩

    刘常忠与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