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访谈频道 >> 慈善人物

朱健刚:教育公益组织更易创新

            朱健刚,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教授,中山大学中国公益慈善研究院执行院长,多年来关注社会组织的发展。在他看来,教育公益组织是教育创新的探索者、实验者和引领者,教育公益组织应该推动公民教育,这既包括软性的服务他人,更包括硬性的抗争表达。

      教育创新的探索者

      中国财富:教育是大家普遍关注的议题,在你看来,在教育改革或者教育创新事业中,民间公益力量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朱健刚:民间公益力量在教育改革或者教育创新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民间公益可能看起来很弱小,看起来力量不足,但如果把它放到教育领域,它就能发出很大的力量。

      教育本质上是一个人去影响另一个人的过程,即便民间公益的力量还不够强大,但它可以去影响一个人,影响一群人,甚至可以带动更多的人去做教育。

      中国财富:在这个过程中,教育公益组织应该做些什么?

      朱健刚:我不说高大上的内容,我说点实在的。首先,我觉得可以弥补政府或者市场的不足,这种不足在于基础教育的缺失,包括留守儿童和贫困儿童教育不足,包括公民教育缺失等,教育公益组织可以在资源、人才和知识等方面进行弥补。其次,教育公益组织能够推动教育战略的落实,现在有很多好的教育创新,如行动教育、乡村教育等,教育理念都很好,政府也愿意采纳,但就是很难落实,因为体制内的老师要忙着完成应试教育的指标,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进行创新。最后,教育公益组织没有受到体制的限制,它更容易触发教育创新,改革和创新是要冒风险的,是要付出代价的,教育公益组织能够在这个领域扮演探索者、实验者和引领者的角色。

      中国财富:你理解的公民教育是怎样的?

      朱健刚:一部分是软性的,一部分是硬性的。不要把公民教育当成特别高尚的道德教育。一个公民并不意味着就是一个好人,说一个人是公民,只是说他在共和国体制下知道如何为人处世,具备公民性,具备公民内核。我觉得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是很好的诠释,自由平等法治民主等。当然,这些价值观彼此可能有些冲突,需要平衡。

      不要害怕政府

      中国财富:教育公益组织应怎样和政府相处?

      朱健刚:首先要多了解,跟政府多沟通,不要害怕政府,也不要阿谀政府,了解最重要。其次,在沟通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关系,甚至建立更一步的伙伴关系。

      在相处过程中难免会有摩擦和冲突,但公益组织不能因为冲突就拒绝别人,不跟政府玩了。事实上,我觉得不存在公益组织与政府的合作,很多时候都是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合作。

      中国财富:那反过来说,政府应该怎么和公益组织相处?

      朱健刚:最重要的是把伙计关系看成伙伴关系。伙计关系是指政府的位置放得比较高,我是老板,你是伙计,而伙伴关系则不同,大家的地位都是平等。政府应该平等地对待公益组织。

      公益组织喊穷,那是骗人的

      中国财富:推动教育创新需要资源,但恰恰公益组织又特别缺资源,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朱健刚:是这样的,现在公益圈的资源状况比以前好多了,不信你可以去问问灯塔计划,十年前是一个怎样的情况。我觉得,资源是需要自己去争取的,公益组织不能坐在家里等着别人把资源送上门。凭什么啊,凭什么我就应该给你资源?你说你是好人,好人就应该得到资源?那万一给了资源变坏了呢?不要怨天尤人,也没什么可抱怨的,做公益就得自己去找资源,这没什么好说的,否则还不如到政府去工作,找不到资源是没本事,自己想办法解决。

      说实话,资源是一种相对的概念,因为你想做事,才提到遇到资源问题。资源由目标决定,如果你的目标需要这个东西,那么它就变成了资源。我觉得现实中并不缺少资源,缺少的是发现资源的能力,很多时候,公益组织说没有资源,都是假命题。

      中国财富:但各个公益组织都在喊缺钱。

      朱健刚:真的就缺钱吗?我觉得不是这样的,从研究的角度来说,一个人在喊他缺少某件物品,其实他并不缺少这件物品,他是在向你表达需求,认为能够从你身上获得这件物品,所以你千万不能相信他们,那是骗人的,不能被他们忽悠了。

      中国财富:教育公益组织真正缺的是什么?

      朱健刚:这方面我没有专门研究过,我不是权威。但在我看来,各个组织的情况不一样,他们的需求也不同。有的组织可能确实是缺钱,也有的组织可能是缺少一个合法的身份,自身的合法性不足,还有的组织可能缺人脉缺朋友,这些都不能一概而论。

      中国财富:具体来说,民间公益组织获得资源的渠道有哪些?

      朱健刚:我觉得渠道主要有以下几个:1、政府,政府是资源,但很多人以为政府是民间公益组织获得资源的主要渠道,我告诉你,这是错的,很多年以前,政府一点钱都不给民间公益组织,现在即便有,也不是最主要的资源途径;2、国际组织;3、国内基金会,公募的非公募的都有;4、企业。

      在互联网时代,又多了一种获得资源的渠道,那就是众筹。通过众筹,亲朋好友都能变成资源。如果你有1万个朋友,每个众筹1000块给你,那么就是一千万了,钱不就自然来了嘛。当然,要真做起来,恐怕没有这么容易,但道理是相通的,如果你在这个时代还喊缺资源,那不是真的缺资源,而是缺朋友,或者说你做的事情还不够好,不足以让别人成为你的朋友或者伙伴,为你提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