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访谈频道 >> 我是江西人

程维:第一次见腾讯我想躲

    来源:虎嗅网 作者: 2015-11-06 14:50:00 编辑:郑明昊

      导语:江西人杰地灵,素有“一个包袱一把伞,跑到天下当老板”的传统。如今,一大批江西人走出家门,也有许多外省籍精英来到江西,他们都通过顽强拼搏取得了事业成功,这些创业人物是江西人的骄傲。《我是江西人》就是以创业人物的创业故事和奋斗历程为主题,旨在充分展现当代江西人奋发图强、积极进取的创业精神。同时通过他们的成功经验,给家乡人民带来有益的启示。

      本期人物:程维   江西上饶人   现任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兼CEO

      第一次见腾讯我想躲

      事实上第一次腾讯找到我们的时候,我们是躲的,我记得我们聊了半个小时左右,我们就说对不起,我们有事可能要走了,被按在那里,又谈了一两个小时,我就觉得其实做企业是需要有自己的梦想和自己的骨气,一个企业如果失去了独立意志,就像一个人失去灵魂一样,基本上不可能有太多的空间,虽然微信帮了我们很多,这是我们承认的,很多用户更低成本下载我们的软件就可以打车,我们是很感谢的,但实际上这个合作是平等的。

      今天在我们出租车这个领域里面,我们很努力教育司机的习惯,培养用户支付的习惯,反过来也是帮助微信和微信支付,人格上面,或者企业格上面我们都是平等的。

      跟来自火星的Uber聊天

      我跟Uber的CEO来中国见到两次面。我们创业之前知道美国有这样一家网站很成功,我们希望学习。他们也希望了解中国类似的企业。所以我们有过两次交流,我们聊完以后的感觉,我们不是在一个世界的。我们都以为对方在火星上。

      用户爽约

      他讲完他的模式之后,我会问他,我说你们如果碰到爽约怎么处理?他说为什么要爽约?我说,为什么要爽约这个怎么回答你呢。但是我说一定有一定比例爽约。他们说没有啊。这不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他说在美国你下车直接就走人吧,你到底消费了多少钱是不需要现场告诉消费者的。过一段时间之后会寄一个帐单给你,你确认就好。我说消费者下车的时候难道不需要我打车花了多少钱吗?他说很麻烦,你走就好了。

      为什么用语音

      他说你们为什么用语音?我说说话很方便,我说我要打出我在中关村E世界南侧,这个很麻烦。我们完全无法感知。我说你在美国有没有碰到一些政府的政治上的问题。他说我们打官司赢了。所以我们聊了两个小时,基本上是聊完以后发现,还是自己干自己的吧。

      两个遥远距离的交集

      服务都来自市场

      我们慢慢聊,聊出了一些共鸣,其实是不同的市场、不同的用户群和不同的习惯会孕育出不同的服务和企业出来。在美国买一辆车很便宜,但是打车很贵,租一辆车也很便宜。所以他更多的是租车提供服务。

      美国人对价格没有那么敏感,所以Uber费用很高。我们打车是加价的,加5块钱,加10块钱,有人在讨论这到底合不合理。我看了一下美国Uber是怎么做了以后,我觉得我们还是太保守。他说你在高峰期的时候,附近没有车,你建议车费几倍?然后它们建议我七倍。我手一抖就点了一下确认,下一次我打车花了一百美金。它是针对这样的用户群体,找到了最适合的用户群提供了这样一个服务。

      但是在中国大多数用户它其实今天还是希望便宜,但是相对可保障的服务到达目的地就好。今天可能还没有愿意说为了更高端的服务过多地付费。就像淘宝用户可能是中国的主流,还没有到天猫这种服务好可以多付费。

      Uber进入中国市场

      我跟各地的办事处的人在聊,我说鬼子已经来了,如果我们还是不把权利放开,会很难往前跑。实际上今天完全没有冲突,瞄准的不是一个用户人群,也不是一个模式。今天虽然我们只做中国市场。我们在中国118个城市有我们的服务电话,236个城市已经开通了嘀嘀打车的服务。Uber在全球60多个国家已经开通服务了。前一段时间东南亚的同行过来跟我讲,他说在东南亚他最大的竞争对手是Uber。让我吓了一跳,这说明它在那边已经铺开业务了。但是我们只做中国市场。我们一年半的时间,嘀嘀打车现在每天的订单量已经是全球Uber60多个国家的十几倍。

      正是因为我们瞄准的市场不一样。我们完全做法也是不一样。最后有了各自的成绩。所以我们其实我觉得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互相借鉴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