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访谈频道 >> 我是江西人

马庆友:思变的人生

    来源:全球赣商网 作者:占敏敏 2015-12-01 10:51:00 编辑:马兆玉

            原标题:马庆友的思变人生

       导语:江西人杰地灵,素有“一个包袱一把伞,跑到天下当老板”的传统。如今,一大批江西人走出家门,也有许多外省籍精英来到江西,他们都通过顽强拼搏取得了事业成功,这些创业人物是江西人的骄傲。《我是江西人》就是以创业人物的创业故事和奋斗历程为主题,旨在充分展现当代江西人奋发图强、积极进取的创业精神。同时通过他们的成功经验,给家乡人民带来有益的启示。

           本期人物:马庆友    江苏泰州人   九江振兴轮船有限公司董事长

            来到九江的那一年,马庆友恰好30岁。三十而立,马庆友憧憬着自己的未来。那一年是1998年,九江正发生着人们至今记忆犹新的全流域特大洪灾,在这一年之后,九江的抗洪治洪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同样进入新开始的,还有马庆友的与船之缘。思则变、变则通,在马庆友的发展之路上,他总能以敏锐的眼光,选择属于他的康庄之道。

      入世

      马庆友生于江苏泰州兴化,这座有着2100年历史的城市是水陆运的交汇之处,被世人评价兼融吴楚越之韵,汇聚江淮海之风。运河边长大的马庆友至今依然带着浓重乡音,这方水土更使得他兼具江苏商人善忍、安稳的气质。

      “小时候家里穷,初中毕业就上船了,跟着父母在小船上捕鱼贴补家用。我们都是逼出来的。”马庆友的“船缘”始于少年时代,但他却异于其他同行,他总是在辛苦工作之余,不断寻找更有前景的出路。

      在捕鱼两年之后,他转行到离家不远的江都运黄沙石子。“1993年之前,我都在运河里,1994年开始我到了长江开始跑货运,1997年从货运转向了油船。”马庆友说,他每转换一次角色,并非命运使然,而是对行业发展潜质进行了深思熟虑。

      马庆友在跑货船3年后,认为货船运输过于机动,可持续性较弱,而油船运输虽然专业性更强,但出船量稳定,遂决定将业务方向转向油船。事后证明,马庆友确实极具前瞻性。据了解,现代交通运输业发展至今,业内普遍认为,在货运方面,水路运输因其运费低、速度慢的特性,更适合大宗物品运输。然而,跨入2000年后,我国对铁路建设投入倍增,在大宗物品上,尽管铁路运输费用略高,但速度快,同时不受天气、河道等自然因素的限制。近十年来,航运在大多数物品的运输中都没有优势,2014年,江西远洋运输公司甚至卖掉了2艘国际远洋货轮以止损。

      发展

      “我们最初把一条700吨的货船,改造成了500吨的油船,开始尝试油船运输,往武汉方向走。”马庆友回忆,当时他想扎根创业时,在武汉、岳阳等地考察了一圈,最后选择了九江,“紧靠当时的九江炼油厂为生。”马庆友说。

      九江炼油厂如今名为九江石化炼油厂,是江西省境内唯一的国有特大型石油化工企业。它位于九江市东郊,北濒长江、南倚庐山。根据规划,其产品不仅可直接运往沿江各省市,同时还可经长江运往沿海各省。马庆友相中了这里的唯一性和便利性,成为其完善交通网络中的一份子,挂靠在九江振兴轮船公司从事成品油运输。

      “刚开始的时候不行,谁都不认识你。1999年就开始好转起来了,从认识到认可。”为人踏实的马庆友经过2年的熟悉期,在九江赢得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市场。2000年,马庆友增加了几艘1000吨以下的油船,在他看来,当时的江西有市场,但是商人、政府的思想都还不够开放。

      2003年,国有企业改制全面铺开,马庆友所挂靠的九江振兴轮船公司经营不善也被划入了改制范围,当时九江振兴轮船公司仅有一种700吨的小船,运力仅2-3万吨。尽管企业看起来摇摇欲坠,但马庆友认定这个行业有潜力可挖,以控股85%的方式收购了这个国有企业,并更名为九江振兴轮船有限公司。公司化运营之后,马庆友便有了与大公司合作的底气,中石化、中石油及中海油都成了他的合作伙伴。

      2006年,马庆友的公司取得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部颁发的《水路运输许可证》,从事国内沿海及长江中下游成品油、化学品及散货运输业务。与此同时,他们也迎来了公司发展的高峰期。

      事实上,马庆友公司的快速发展期,也是整个行业的快速发展期。近些年,机动车发展迅速,成品油需求量激增。以南昌市为例,自2008年起,南昌市的加油总量突破30万吨大关,达到35万吨,到2011年底,这个数字已达到了50万吨。而南昌的成品油供应主要依赖三级航道的水上运输,1000吨的船需要往返数百次才能供足城内用油。

      “2006年到2009年,是公司发展最快的时候,船量以每年2艘的速度增加,3000吨的大船也快速增加。”马庆友回忆。如今,该公司已有船舶21艘,国内沿海油船10艘,省际内河油船11艘,运力已达9万多吨,与收购之时相比运力翻了至少3倍。

      “这是一个很特殊的行业,安全高于一切,企业标准早就高于国家标准了。”马庆友介绍,高出船量也带来高损耗,油船运输的安全需求迫使运输企业不断更新设备、维护设备。“出于安全和监控管理的需要,我们投资120余万元安装了视频监控系统,监控船舶动态,了解船舶运行操作情况,实现了岸基人员直接对话。”马庆友感叹,油船的使用寿命一般在30年,可是实际使用时间可能只有15年。然而,市场迫使行业升级,他们总能积极应对,但如今最大的困境不是行业竞争,而是运输市场快速发展导致运力过剩及输油管道投入使用。

      现状

      作为五大运输方式之一的管道运输,具有运量大、连续性强、安全性高、定点定线、能耗低等特点,一直是世界各国的发展重点。在中国,管道运输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得到国家的重视,共进行了四次油气管道建设高峰。第一次油气管道建设高峰以东北“八三工程”为主,从1970年到1975年,历时5年。第二次油气管道建设高峰从1976年到1986年,先后建成了12条油气管线,总长度3400公里,形成了中国东部油气管网。第三次油气管道建设高峰从1987年到2004年,形成了中国西部和南部油气管网。

      2007年开始,伴随着兰郑长成品油管线和川气东送天然气管线的正式开工,中国迎来了以西气东输二线和中俄管线为标志的第四次油气管道建设高峰期。

      2008年2月1日,江西省首条成品油输油管道全线贯通,从九江经南昌至樟树,全长约230公里,年设计输油量为330万吨。九昌樟成品油管道贯通后,市场上已有超过一半的成品油通过管道运输。

      而在现有的九昌樟成品油管道基础上,江西省规划在“十二五”期间推进5条成品油管道建设,其中包括2条跨省管道。

      其中,中石化投资建设3条,目前在建的樟树—抚州—鹰潭—上饶成品油管道,全长约390公里,主要供应上饶、鹰潭、抚州等地区;樟树—吉安—赣州成品油管道,全长约350公里,主要供应吉安、赣州等地区。同时,还规划开建樟树—新余—宜春—萍乡成品油管道,全长约200公里,主要供应新余、宜春、萍乡等地区。

      中石油投资建设2条跨省成品油管道。规划建成长沙—株洲—萍乡—宜春—南昌成品油管道,全长约360公里,省内长度280公里,主要供应宜春、新余、萍乡、南昌等地区;规划开工建设揭阳(惠来)—梅州—赣州—吉安成品油管道,全长约560公里,省内长度400公里,主要供应赣州、吉安等地区。跨省管道建成后,中石油可通过管道将西北炼厂的成品油资源输入江西省。

      在输油管道不断建设、投入使用的同时,马庆友也得到一个数据:2014年,长江流域和内河有至少50家成品油运输企业倒闭,行业洗牌、兼并、淘汰正在进行。“在运力充足的情况下,各石化公司肯定会选择更规范、更安全的企业。激烈的竞争必然给我们带来新一轮的产业升级,新一轮的资金投入。”说起行业的前景马庆友并不看好,资金投入并不一定能带来更多的机会,他认为在输油管道技术及安全符合需求的情况下,船舶运输被替代是大势所趋。目前,发达国家的成品油的长距离运输基本实现了全管道化,原油管输量占总输量的比重也超过80%。

      展望未来

      中国输油管网的分流对输油企业的冲击是绝对的。数据显示,国内首屈一指的航运企业中海发展上半年的内贸油运输量为83.5亿吨海里,同比下滑46.4%,内贸油运输收入10.34亿元,同比下滑48%。

      “目前的状况我们不能盲目发展,老船淘汰以后,就要开始缩减规模了。”中国输油管网将不断完善,油轮运力的需求正在蒸发。作为这个行业中的一员,马庆友迎来了另一个转型时期,他经历了行业的兴衰,但依然如同多年前一样,保持理智找准方向。

      “我对成品油仓储比较有兴趣,还去做过一些市场调查。就算运输没有市场了,但油总要存放吧?”马庆友早已开始多方思量企业未来的方向,但对脚下的路,还是要“边走边看”。马庆友是九江市江苏商会执行会长,曾有学者评论绵延百年的苏商文化集中体现了开放包容和务实创新的精神,作为江苏商人的典型代表,马庆友的思变精神正是开放和务实的体现。

      “我是运气好,遇见了行业发展的大环境。”从少年到中年,马庆友作过多次方向性的重大抉择,然而在他看来,他只是时势造就的英雄。

      马庆友办公室所在大楼紧邻长江,江上总是穿行着一批又一批的轮船,并消失于去处。在激速发展的中国,诸多企业、行业正如这江面上的船只,兴衰往来,相交更替。然而,无论是做油轮的马庆友,还是做其他行业的马庆友,都是带着务实精神而不断向前的马庆友。当今的中国,民营经济占比早已超过六成,作为我国国民经济中最具生命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民营经济已经成为支撑和推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民营经济的活力来源正是这些像马庆友一样富而思进的民营企业家,正是由于他们的比肩接迹,才推动着经济体制的改革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