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访谈频道 >> 时代先锋

王洪炎:我想重回三尺讲台,可以吗?

      教师,是一个令人尊敬的职业。有一位年青的乡村教师,家里贫穷,却几次放弃了去沿海高薪任教的机会,一直深耕于乡村教育。在浮夸和良知责任缺失的今天,这样的教师更加令人肃然起敬。

      可他却病倒了,2010年得了重度尿毒症,因没钱治疗,他以为会很快离世,因此立下遗志,死后把身体上有用的健康的器官全部捐献给需要的人。在学生和同学等好心人的帮助下,他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他叫王洪炎,家住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朱坞村杉周档村小组,是广丰区五都镇杉溪中学一名化学老师。他的论文曾荣获全省一等奖,自己也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

      生病期间,他的学生经常写信给他,鼓励他、想念他、希望他能重回学校。每每想起学生,他都会噙满泪水。2015年11月29日,记者在广丰见到了他,他个子不高,脸庞暗色。他告诉记者,他之所以在没钱治疗的情况下挺下来,是因为他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学生,是这份情感在支撑着他。

      他说,“我想正常地重回三尺讲台!”他说得很郑重,很凝重,说完,泪水直流,湿透脸庞,浸透衣襟。

      生病前后的王洪炎老师

      一间房子两张床

      王洪炎,出生在农村,有一段苦难的人生。

      在王洪炎的记忆里,他的家很穷,家里2亩的水稻田,是一家五口人的生活来源。而住的,是爷爷留下来的一层80多平方的老屋,一间房子两张床。1996年,懂事勤奋的王洪炎考上了上饶师专,可三年一万多的学费难住了他一家,最终背上了近六千元的外债。1999年毕业后,王洪炎回到老家农村,成了广丰区杉溪中学的化学课老师。正当生活慢慢好转,2002年,王洪炎的母亲患上了脑萎缩,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刚刚还清欠债的王洪炎和父亲又开始四处举债为母亲治病。2004年底,老屋漏雨无法继续居住,王洪炎与父亲只好借钱买来材料,没钱请泥工,王洪炎与父亲两人一砖一瓦自己垒。80平米的一层楼竟盖了一年半,2005年下半年,新房终于建成了,而母亲却去世了,留下了五万元的债。

      困难面前,王洪炎从不气馁,一直坦然面对,他把失去亲人的悲伤化成力量,勇往直前。他发誓,他要做一个有底线、有道德、有水平的乡村教师。

      三尺讲台的深情

      从成为中学教师那一刻起,内心自豪感油然而生,王洪炎说,他要变成一根燃烧的蜡烛。

      王洪炎家离学校并不远,可他并不住在家,而是住在学校的教师宿舍。他经常一大早,就冲到学生宿舍,把大家叫醒,不让学生睡懒觉。吃完早餐,他就到教室,监督学生早读。他说,他这样做主要是想让学生养成早起早读的习惯,一个人要是养成懒散的习惯,这个人就毁了。

      王洪炎还有一个观点,老师上课一定要有激情,要激发学生学习的好奇和乐趣,让学生学有所乐,而不是学有所苦。同时,上课纪律一定要严,不让学生分心。上课认真了,学习就不会掉链子;上课不认真,学生学习就会跟不上,慢慢就讨厌学习了。王洪炎心里明白,在农村,考上大学,是农村孩子最好的出路。对学生不负责任,就会毁了他们一辈子。

      多少年过去了,一届届学生毕业了,可他们总是忘不了那个“凶凶的、又充满激情的”王老师。“他讲课很有激情,很有感情,不是应付式的,很投入,可以说,他把对乡村教育的深情留在了三尺讲台上,他是一位好老师。”学生回忆说。

      放学了,他和学生们一起打球。晚自习了,他又坐在教室里,批改作业,为学生答疑解惑。晚自习结束后,他又和学生聚在一起,讲立志成就事业的故事。可以说,他除了睡觉在房间,其他时间都在教室里。辛勤付出,结出了硕果。他自己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写的《初中化学实践新课程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论文,荣获全省青年教师教学大赛一等奖。他辅导的学生也曾在化学竞赛中获得多次奖项。

      他深爱着自己的三尺讲台,并不愿意离开这些可爱的孩子。与自己同一批入职的同事,有的选择去大城市创业了,有的升职当领导了,有的调到县城去教书了,他还坚守在乡村。2008年,经同学推荐,广东一所中学认定王洪炎教育工作出色,多次邀请他去任教,但被王洪炎拒绝。当别人问他为什么不选择去条件更好的学校时,他说,他的家在乡村,他从小在乡村上学,知道乡村学校最缺什么,所以他愿意留在这里,他们也需要他。

      重症折磨没让他倒下

      2010年春节后,他经常觉得困倦乏力,站在三尺讲台,他的激情常常提不起来。他没放在心上,以为只是太过操劳,休息便好。之后病情恶化,于2010年5月被医院诊断为重度尿毒症。

      养病期间,他多次坚持要重回讲台,医生建议他不可过度劳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他听到这建议,他流泪了,泪流满面。他想起了爱国诗人艾青的一句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句诗很贴切他的心境。

      慢慢地,他心里不再为重回讲台挣扎了,因为透析费用贵,该借的钱都借完了,他停下了治疗,他以为会很快离世,于是立下遗志,死后把身体上有用的健康的器官全部捐献给需要的人,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当他的病情被很多学生和社会有关方面知道后,学生和社会的爱从四面八方传来。虽然有限,但让王洪炎很感动。他想起了家里年老的奶奶、父亲、以及妻子和年幼的女儿,他想起了自己的誓言,他想起了自己的学生。

      他说,他不能倒下。

      重回三尺讲台的心愿

      付出,是快乐的。

      每每看到学生的信和信息,他深深地体会到这句话,暗淡的脸上,又一次洋溢着笑容。

      他说,“生病在家,最痛苦的不是身体上的疾病,而是心理上的负担,我渴望能早日回到课堂,在讲台上,我才会觉得是真正的快乐!”

      医生说,只有换肾才有重返讲台的希望。

      得知这个消息,王洪炎心情无比激动,同时五味杂陈、喜忧参半:喜的是他的病情还有希望,重返讲台不是梦想;忧的是动辄四十万的换肾费用,谈何容易?

      王洪炎说,“重回三尺讲台,是我最大的快乐!”他说得很郑重,很凝重,说完,泪水直流,湿透脸庞,浸透衣襟。

      他问,“我想正常地重回三尺讲台,可以吗?”

      我们为这样的教师感到骄傲,如果您还不是特别困难,我们就一起用行动,去回答这位乡村教师的“问”,谱写一曲人间大爱之歌。